当前位置: 主页 > 刘半仙哑迷报 > 内容

热门内容

中国民间故事3则--赢来的阁--买娘--袁世凯算卦

时间:2017-09-20 01:0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王彦命选一位有道高僧当北普陀山洞普陀寺住持。当时,地藏寺的住持福坚老幼年出家,十五岁受戒,佛教经、律、论三藏造诣颇深,并且通晓文史、精通琴棋书画、医卜星相无所不精。所以“三顾茅庐”请出福坚老做了北普陀山洞普陀寺住持。

  明成化十二年,左军督佥事、骠骑将军、都指挥王锴拓建城墙,常去北普陀山洞普陀寺游玩。王锴是个有名的棋迷,常常自诩“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所向披靡”,一般的人他从不放在眼里。

  有一次,王锴游北普陀山洞普陀寺,在禅房喝茶时,看见一幅字画,字迹潇洒遒劲,“书仙画狂棋圣;琴心剑胆诗魂”。再看署名,赫然写着:北普陀山洞山僧福坚。王锴看罢,手捻长须,微微一声冷笑。

  王锴踱到房外,手扶石栏,心中暗想:“我三次来游北普陀山洞,这个福坚始终不迎不见多次请他,这才出山,看来此人绝不是等闲之辈。观其书法,是一个有道高僧,我倒要会一会这世外高僧!”

  月上东山,福坚老在殿前舞刀,忽见一人影,福坚老笑道:“莫非是王将军吗?若是王将军,请到禅房一叙。”

  王锴大惊,心想,这老怎知是我!事已至此,只好走出来,双手道:“,下官这厢有礼了。”

  福坚笑道:“将军拓建城墙,常于广顺门外观其砖瓦石料,又常在永安门外观其施工,所以老僧曾得以拜识将军尊颜。”

  福坚道:“!将军三次来洞,都是微服游山,老僧如迎出山门,岂不是哗众取宠。将军本无意会见老僧,老僧若贸然拜见将军,岂不是攀龙附凤!将军既是微服游山,又不会见老僧,老僧怎能再送将军下山?故而老僧宁可让将军不悦,也不迎不见、不会不送将军!”

  福坚几句话,说得王锴。福坚为打破僵局,笑着说:“将军星夜不归,定爱这洞天古木,寒潭夜色,老僧想留将军山中过夜,不知将军可愿屈尊僧房?”

  王锴听福坚一席话,倍觉福坚名不虚传,暗道:“这福坚真是得道高僧,能与这样德高望重的高僧为友,真是三生有幸啊!”忙说:“学生愿在山房过夜,聆听!”

  福坚与王锴从周文王谈到洪武帝;从汉乐府谈到元曲;从孙子兵法谈到少林拳法;从琴棋谈到医卜真是海阔天空,无所不至。不知不觉中东方发白,二人却仍无倦意。王锴道:“不但是位高僧,而且是位博古通今、知识渊博的学者呀!”福坚忙说:“将军过了!”

  从此,二人成了好朋友。两三日不见,就像相隔数年,不是福坚下山拜访王锴,就是王锴上山拜见福坚。

  这一日,王锴上山拜见福坚,执意要和福坚对弈。福坚笑道:“难道将军要学苏东坡把玉带输给佛印吗?”

  福坚闻言,淡然一笑,道:“老僧若输给将军,情愿把北普陀山洞普陀寺双手奉上。若将军输给老僧,就请将军把拓建城墙剩下的砖瓦石料在大广济寺塔南为老僧修一小庙,可敢应承?”

  王锴听了,暗自思忖,我若赢了,能赢你一座大庙;我若输了,拓建城墙的砖瓦石料根本也剩不了多少。再者一说,大广济寺塔南乃是大广济寺之地,怕你何来!于是,他握住福坚的双手笑道:“学生谨遵之命,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决不!”

  说话间,小已将棋盘摆好。福坚满面含笑,镇定自若。王锴虽然有几分傲气,但此刻也不敢掉以轻心,双手抚膝,全神贯注。

  结果令王锴瞠目结舌。他怎么也没想到,仅仅三壶水的工夫,福坚就连下三城。王锴输得心服口服,双手向福坚深深一揖道:“真是弈秋,当代棋圣!学生折服。只是拓建城墙的砖瓦石料恐剩不多,至于大广济寺塔南”

  未等王锴说完,福坚便笑道:“老僧虽不谙数学,但用目测、步测得出,砖瓦石料拓建城墙后,尚能剩余二百多方,建一小庙足够。至于大广济寺塔南之地,我已和大广济寺玉舟说妥,将军只输一句话而已!”

  拓建城墙竣工后,砖瓦石料果然剩余二百余方。王锴命兵士、民夫等,把所剩砖瓦料运往大广济寺塔南,并亲自到大广济寺拜访玉舟,玉舟赐地为福坚修建。玉舟慨然应允。

  长工黄大汉年满二十八还是光棍一条,俗话说,不急太监急,东家吴老财为他操起心来。别以为吴老财怜贫济困,实是另有所图:黄大汉生性老实,是个好庄稼把式,虽吃糠菜饭、喝南瓜汤,但干起活儿来肯卖死力,这样的长工打着灯笼难找。

  吴老财想给黄大汉找个老婆,一为家里添个针线女奴;二来生个小长工给吴府当牛作马,一举两得。这年头闹,老百姓卖儿卖女卖老婆,女人比猪羊还便宜。黄大汉拿着吴老财给的几贯铜钱到“人市”,见许多蓬头垢面的妇女、衣衫褴褛的孩子,插草标贱价叫卖。黄大汉看中个女子正要谈价,听身后一声叹息,他转身一看,见是个白发苍苍的瞎眼老太婆,面带菜色,身插草标双膝跪地,面前的纸上写着:“铜钱五贯,卖身做娘!”

  这老太婆年纪大又是瞎子,还卖身给人做娘,“人市”买主虽众,唯独她这儿无人问津。正值数九寒冬,老太婆衣裳单薄,瑟瑟发抖。黄大汉心善,他从小没爹娘,一见老太婆在寒风中咳嗽发抖,大汉心像尖刀扎!黄大汉过去跟老太婆打听,她说:“我年近六十,只有一个干儿子,我不能养活自己,老身才卖身给他谋生。你当面把钱交他,老身才跟你去。”

  黄大汉老实巴交,又同情老太婆,说什么他都点头。两人谈妥,老太婆喊来个破衣烂裳、身材修长的小伙儿,说这是她干儿子。三个人写下契约,黄大汉将钱交给小伙儿,要领老太婆回去。小伙儿泪流满面,说舍不得干娘,想跟干娘住三天。

  黄大汉见小伙儿真挚,带他跟老太婆回自家破屋。小伙儿伶俐勤快,一来就帮黄大汉修修补补,夜里他说想挨干娘睡,老太婆睡破床,小伙儿打地铺,三天后才告别干娘而去,留下老太婆跟黄大汉过日子。黄大汉依照契约,把她当娘,自己半饿肚子省下野菜稀饭让娘吃饱;屋里冷他用泥巴做个简易火炉,捡干柴回来烧火暖屋;见娘没有衣穿,大汉找管家胡三借高利贷,买土布给娘做棉衣;娘的眼睛看不见,大汉削根上好给她做个拐杖,把娘照顾得无微不至。

  大汉对娘这么好,娘对他也真情实意。她虽眼瞎,手脚还能干活,大汉下田下地干活忙,娘在家烧火做饭缝缝补补,让大汉感到家庭的温暖。

  吴老财出外一个月回来,听说黄大汉买个老瞎婆,怒骂说:“我给你钱,是让你买个老婆,给我生个小长工,为我家做苦力,你小子却买个老瞎婆。咱吴家不养废人,快把老瞎婆送走,不然我把你俩一起卖给煤窑做!”

  黄大汉虽舍不得娘,可吴老财说一不二,什么的事都做得出!瞎娘晓得他遇上难处,安慰说:“孩子别急,娘跟你说句实话,我是府城首富夫人,丈夫陆士奇曾在朝为官,、奸贼,辞官回来隐居闹市。我们年近六旬,只有一个闺女,因丈夫常年患病我又眼瞎,急欲招婿继承家产”

  原来,陆士奇夫妇历经仕宦饱经沧桑,一不愿招做官的,嫌官员贪酷,胜过豺狼;招商人,嫌商人见利忘义、;招富家公子,这些人仗父辈之福荫灯红酒绿,大多是酒囊饭袋。他们想找个善良、忠厚老实的人为婿,一好照顾女儿,二好继承家财。陆小姐通情达理,怕找个薄情负义、的纨绔子弟误终身,支持父母的意见。

  陆家夫妇商量说,如今不古,人言不可信,让下人仆役寻找打听容易上当,不如自己吃一番苦亲自寻找。因陆士奇患病,陆夫人只好亲自出马,带几个仆从,自己装扮成穷瞎婆,插草标卖身给人做娘。可谁会傻到花钱买个瞎子做娘啊!陆夫人十分平静,想哪怕等三年五载,总会等到个有同情心的人!终于等到黄大汉,把陆夫人买去,仆从们装成小贩、闲汉,暗中。

  陆夫人说完,掏出块刻有字迹的纯金鱼头牌给黄大汉做信物,让他明年正月十五,拿这块鱼头金牌到陆府认亲,她要星夜回去,告诉丈夫、女儿喜讯。

  夫人让黄大汉三更送她出村。到了村口,朝几间破屋喊几声,屋里走出几条大汉,他们是陆家的保镖、仆从,跟到这里暗护夫人。有人牵出毛驴扶夫人坐上,夫人嘱咐黄大汉速回,别跟人提这事。黄大汉回去掏出鱼头牌看,牌上刻有“陆府”二字,不禁越看越高兴,暗谢。

  黄大汉想起将来好日子心里欢喜,时不时掏金牌偷看。这天,管家胡三找他收高利贷,大汉正观赏鱼头牌,胡三劈手夺去一咬:“乖乖,是真金子!”

  黄大汉伸手去夺,胡三怒喝:“好小子,你穷光蛋一个,哪来的金牌牌?是当抢的,还是做贼偷的?”

  黄大汉正要解释,胡三二话不说,抓他去见吴老财,将金牌交给吴老财。吴老财想这穷小子,竟有这么一大块金子,肯定来不正!当下审问黄大汉。黄大汉不讲,吴老财大喝:“谁不知你穷得叮当响,这金牌贵重得很,不是偷的、抢的,难道是天上掉的,地下冒的?若不如实招来,把你送到衙门打上夹板!”黄大汉吓落了三魂七魄,忙把买媳妇遇瞎老太婆的奇遇说了出来。

  吴老财沉吟一下,叫胡三把黄大汉带下去。黄大汉说:“把金牌还我吧!”吴老财吼道:“你的一面之词不算数,金牌暂放我这儿!”

  黄大汉还想说啥,吴老财手一挥,胡三带家丁把他推出去了。黄大汉回家沮丧得连饭都没吃就蒙头大睡,半夜大门被踢开,冲进一群蒙面人。黄大汉梦中惊醒被人按住,嘴被塞住,手脚被绑,装进麻袋,被人抬到大河沉入水中。

  正月十五,陆家张灯结彩办喜事,一群仆人站在门外,等女婿持金牌认亲。正午时分来了个自称黄大汉的,手持陆夫人的金牌。陆府管家接金牌,把他请到一间屋里,问了一下“买娘”经过以及夫人跟他生活的细节。黄大汉对答如流,管家听了点头,又请夫人当面问话。丫鬟扶上个瞎眼老太婆,黄大汉一见哭着喊娘。

  黄大汉大喜,刚进入内院,就被官差套上。黄大汉大喊:“我来认亲做女婿,你们怎么乱?”话音未落只听一声怒喝:“大胆强贼,你黄大汉冒名骗婚,该当何罪?”

  这黄大汉抬眼一望,见一官员正襟危坐,两边各坐一个老人!他忙说:“大人,我真是黄大汉,刚才在外院对管家提的问题对答如流,遇到岳母大人也把当日生活细节说得清楚明白,这难道是假的?”他一讲完,官员身边一个老太太笑着说:“好你一个强贼,哪个是你岳母?这老太太才是陆夫人,刚才那个瞎眼老太婆,是老妈子假扮的。你错认陆夫人露马脚,还想嘴硬!”

  官员一挥手,衙役请上来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来跟这人见面,两人一见都吃一惊中国民间故事3则--赢来的阁--买娘--袁世凯算卦。假黄大汉说:“黄大汉,你、你没死?”那汉子说:“管家爷怎是你?我还以为老爷亲自来冒充呢!”这汉子才是真黄大汉,自称黄大汉来认亲的是管家胡三。

  胡三交代,当日吴老财问出黄大汉买娘,知他将被府城首富招为女婿,心想这穷时来运转,马上去当富豪做新郎,我虽田多地广金银不少,跟陆家比是小巫见大巫;听说陆小姐是百里挑一的美人,这爷也太偏心了,如此年轻美貌有钱有势的豪门小姐,居然配给穷光蛋!吴老财想来想去硬是睡不着,夜传胡三商量对策。胡三眼珠子一转,出了一个馊主意。

  胡三附到吴老财耳边,悄声撺掇吴老财冒名骗婚。他说:“黄大汉在老爷这儿,金牌也在您手上!那老太婆是瞎子,咋认得?她的这段生活细节,那呆子刚才楚了,到了陆家他们问啥,老爷你就答啥!老太婆临走时讲了:以金牌(藏族民间故事)为证!”

  吴老财连连点头,咬着牙说:“只是那呆汉若知我冒名骗婚,跑去吵闹岂不露马脚?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为了富贵,留那呆子做啥?”

  吴老财没想到这番话也提醒了胡三,他暗想,老爷一个糟老头,想冒充他人骗婚谋富贵,我年轻力壮,眼巴巴看别人吃肉,自己连汤都没得喝,岂能甘心啊?胡三就想出一条,埋伏在府城上。吴老财冒充黄大汉,为不让人怀疑瞒着家人独身上,被胡三暗中袭击,将尸体装进麻袋扔进大河。然后胡三赶到陆府,冒充黄大汉骗娶没想陆家招婿一切考虑周全。当日,那自称干儿子的小伙儿,实是陆小姐女扮男妆,随夫人一起去黄家住几天,认准黄大汉相貌,看清楚他的为人。陆夫人眼瞎心明,早考虑万一黄大汉说漏嘴,有人冒名骗婚。她人虽回到府城,却安排家人暗中黄大汉。

  黄大汉被装进麻袋沉河,陆家保镖在后,等吴家人离开后下河捞人,带回陆府专等冒名之人。胡三一进陆府,陆小姐早在绣楼上,认出是个冒牌货,再派个假夫人。胡识陆夫人,见了瞎子就喊娘,这么多,令他无可,最终跟吴老财一样见了。

  黄大汉婚后定居陆家,陆府是座老宅,有些房子他甚觉熟悉,一些情景依稀似在梦中见过。一天,黄大汉无事到后花园看花。觉得这园构筑形状园中径好熟悉,自己仿佛在这儿玩耍过,双脚似被人牵着不由自主上了楼,在一间关闭的房门口停下伸手推门。门锁年久锈脱竟直推开进去,这房间虽然陈旧,却布置得小巧玲珑,十分可爱,里面灰尘积厚、蛛网遍布。

  黄大汉一见这情景,一种久违的记忆被打开,他回忆起小时跟母亲住这间房里,母亲的亲抚疼爱一一涌上心。大汉清楚记得那时他顽劣贪玩,在母亲去药店看病、丫鬟使女去花园采花的空隙,偷跑下楼逃到野外玩耍,被人贩子诱拐异乡。

  黄大汉记起往事,不由得放声大哭。烟花三月园中繁花似锦,陆老爷和夫人在花园那边观花,听这厢有哭,叫下人来找。下人把哭哭啼啼的黄大汉带到二老身边,老爷、夫人问他为啥哭。

  黄大汉说:这些时日感到景物似曾相识,今儿来到花园,觉得小时在此玩耍,上楼见那小房间,记起儿时往事及父母疼爱之情!他这一说把老爷夫人惊得目瞪口呆:陆家原有一子,小时因夫人去药店看病,丫鬟使女偷空贪玩采花,孩子偷出被人拐走。家中虽派人四方寻找终是泥牛入海,老爷因此愁肠百结得病在身,夫人想念儿子哭瞎双眼。那间小房成了老爷、夫上的伤疤,长年累月紧锁房门没人再进去。

  找了几年儿子不见,老爷、夫人想收养个孩子。一年冬天,有个老乞丐拖着病体、带个女孩子风雪乞讨,夜里老乞丐冻死街头,女孩雪地啼哭,惊动老爷、夫人,二老把孩子抱回家,出资安葬老乞丐。老爷、夫人见女孩聪明伶俐,就把她认作女儿,她就是陆小姐。

  陆家夫妇喊来小姐,几个人跟黄大汉说昔日情形都对上了号,又拿银盆盛满清水,请来城里知名医生给黄大汉、陆老爷滴血认亲,果是亲父子!陆家老少四人喜得抱头大哭。

  刘夺云父母去世后,生活没了着落,只好断了读书求的念想,开始一心为生计忙碌。但百无一用是书生,他一无力气,二无技术,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仗着自己读过几本《推背图》、《神相》之类的书,扯一身长袍,买一堆竹签,大着胆子在县城摆了个卦摊,专为人卜算前程命运。

  刚开始的时候,他自己也知道这是的把戏,说起话来小心谨慎,唯恐让人看出破绽。一段时间之后,他慢慢摸出了里面的门道,摸清了算卦人的心理,说话也大胆起来,常常把来算卦的说人得一愣一愣的,最后掏钱。越是这样,信的人就越多,半年以后,他名声大振,被人传为神卦,许多人竟慕名而来。

  宣统二年夏日的一天,像往常一样,刘夺云守在卦摊前。由于天热,街上人很少,他这卦摊也就冷清下来。他正打着瞌睡,忽听有人喊道:“先生!”他一惊,醒来知道是来了生意,忙抬头看去,见一个书生模样的人站在卦摊前。他轻咳一声,微闭双眼道:“不知想问什么啊?”那人笑道:“在下什么也不问,是我家老爷请您去算卦。”话音刚落,只见四个彪形大汉抬着一顶黑色轿子快步跑来,到了近前,轿子放下,不由分说,将刘夺云架进轿子抬起就走。

  刘夺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急得大声喊叫,那书生模样的人隔着轿帘哑着嗓子说道:“莫要喊叫,否则一枪你。”真的从轿子小窗口伸进来一支黑黑的枪管,刘夺云顿时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再喘一下。他心里一个劲儿琢磨,也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轿子行了半天,终于停了下来。那书生模样的人给他掀开轿帘,十分和气地说道:“先生受惊了。”刘夺云愣了一下#from 中国民间故事3则--赢来的阁--买娘--袁世凯算卦来自学优网才敢走出来,他四下看了看,自己身在一个大大的宅院里,便大着胆子问道:“这是什么地方?”那书生模样的人恭敬地答道:“回禀先生,这是洹上村。”

  “洹上村?”他吓了一跳,他早听说这里住着一个告老还乡的大官,据说在朝廷算是半个丞相,吃惊道:“你们家老爷是”那书生模样的人摆手道:“我家老爷在那里等你呢。”说着推开一扇门,眼前豁然开朗,洹河就在这墙外,河上修建了一座小桥,直通到河中央,尽头是一个小亭子,亭上一个人正坐在那里垂钓。

  那书生一推刘夺云道:“请先生过去,为我家老爷卜卦文章中国民间故事3则--赢来的阁--买娘--袁世凯算卦出自,转载请保留此链接!。”刘夺云无奈,壮着胆子走了过去。走到亭子,那人放下钓秆,转身过来,哈哈笑道:“早闻先生大名,今日终于得见。”刘夺云仔细看看此人,见他五十岁上下,五短身材,微微发胖,忙道:“老爷莫非是袁袁阁老?”乡野之人称呼告老在家的人统一为阁老,他想了半天,只好这样称呼。那人笑道:“在下袁世凯,阁老可不敢当。”尽管刘夺云已经猜到,忽听此名,还是一惊。

  此人正是袁世凯,当年靠维新志士起家,一高升,最后竟成了军机大臣。慈禧太后死后,他没了靠山,在朝廷被人排挤,告老还乡,闻得刘夺云神卦之名,这才专程请他来卜卦。

  刘夺云缓了一阵,惊魂稍定,见这袁世凯倒也平易近人,他胆子大了起来,既来之,则安之。他一面装模作样问袁世凯八字,一面暗暗猜度他的心思。看这样子,袁世凯也不过五十岁左右,告老还乡未免过早,想必是另有隐情,他定然还梦想有朝一日再度飞黄腾达。沉吟半天,刘夺云拿定主意,吃惊道:“哎呀,您这官运未尽啊!”袁世凯面色顿时一喜,但又平静道:“先生何意?”刘夺云干这一行久了,袁世凯的表情早看在眼里,他那一喜说明自己说对了,道:“您来年官运还要再兴,若能把握,定然一高升。”

  刘夺云心中一阵后悔,他随口说了个来年,没想到这袁世凯如此焦急,只好道:“是,就在辛亥之年。”

  袁世凯大喜过望,忙设宴招待刘夺云,刘夺云匆匆吃了些饭,就要告辞回家。他原想回家就逃跑,否则来年袁世凯官运不通,自己岂不是要倒大霉。准备离开时,忽然那接他过去的人又来了,问道:“我家老爷忘了问,明年几月官运才能亨通。”刘夺云神色一乱,随口道:“八月。”原想一句话就可把他打发走,哪知道这人转身出去拉来三名丫鬟和一个大汉,又说:“我家老爷说了,像先生这么有才的人怎能让你过清贫日子,所以给您派来一个管家和三名丫鬟,吃穿用度只管从袁府支取。”刘夺云一下子愣住了,他明白这哪是丫鬟管家呀,分明是来他的,他休想逃脱了。

  无奈之下,刘夺云只好听天由命。反正吃穿全由袁府出,他也不算卦了,天天在家吃香喝辣,享受人生,就为等死。

  这一日,刘夺云正在盘算着如何能死得舒服些,忽然袁府来了一帮人,他以为是取他性命的人来了,闭着眼睛等死,那帮人到了近前,忽地跪倒在地上连声高喊:“神仙啊,神仙啊!”

  这一下子大出刘夺云意外,他顿时不知所措,小心问道:“怎么回事?”为首的还是那书生模样的人,高兴道:“先生去年说我家老爷今年八月官星动,想不到真的就官星动了,朝廷让我家老爷回去做官呢。”

  “啊!”刘夺云也大为吃惊,想不到自己真的这么,他顿时忘记刚才自己还寻死觅活,得意道:“我刘夺云算得当然准了。”那书生模样的人又道:“我家老爷感谢先生,也钦佩先生,想请先生一起到去。”说着不待刘夺云答应就把他拉上轿子抬走了。

  其实哪里是他刘夺云算得准,不过事有凑巧。就在宣统三年,孙中山领导的党人在武昌发动了一场起义,史称辛亥,这场风起云涌,席卷半个中国,把的清惊得目瞪口呆,无奈之下,只好起用袁世凯来。

  这帮愚夫们哪里知道这些,都以为是刘夺云的卦准。到了,袁世凯逢人便夸刘夺云是神机妙算的活神仙,许多人纷纷找他来算,刘夺云便信口胡诌一番。这些人都是马屁精,即便算得不准,但袁世凯如此夸了,哪敢再说别的,无不交口称赞。时间长了,刘夺云也真的以为自己是铜口铁牙,于是在开了一处算命馆,袁世凯亲自题字“神仙居”。有这么大的官给他做宣传,自是每日顾客盈门,刘夺云很是赚了些银钱。

  且说袁世凯斡旋于清廷和党人之间,两面三刀,见鬼说,逢人说人话,逼得退位,党人也被他,认为他是倾心于,孙中山先生高风亮节,将总统之位都让给了他。袁世凯一跃而成了中华的大总统,仍是贼心不死,竟然想着做。刘夺云看出他的心思,自是一心讨好,为了显出这袁家当出真命天子,他派人到河南项城老家,偷偷在袁家的祖坟上种了一棵紫藤树。这紫藤树长得倒也快,一年之间便有小孩手臂粗细,曲折蜿蜒,颇有些气势,项城的家奴喜不自禁,赶忙跑到告诉袁世凯。

  袁世凯也不知道是刘夺云出的主意,以为是在告诉他应当做了,自然是十分高兴。当天晚上,袁世凯穿了,带了两个警卫来到刘夺云的“神仙居”。按说他完全可以将刘夺云叫到府里去的,但他心中早把刘夺云当成了活神仙,他现在一心想做,自然应该亲自登门拜访,好显示他对神仙的尊重。

  刘夺云见袁世凯到来,心里十分清楚他所为何事,未等袁世凯开口便先说道:“大总统,您身上有一股龙威啊,家里祖坟定然有所发迹。”袁世凯吃了一惊,心道神仙真是神仙,又大为夸了几句。刘夺云趁机对袁世凯恭维了一番,把袁世凯说得真自以为是秦皇汉武、唐宋祖,喜得合不拢嘴。

  二人正谈得高兴,忽听门外警卫大声喝问道:“谁?”接着便是两声枪响,袁世凯和刘夺云都吃了一惊。过了片刻,两个警卫押着一个人走进来,此人不过二十岁左右,一身长衫,满面的神色。袁世凯吃惊问道:“你是刺客?”那人却昂然道:“我不是刺客,我叫马如杰,也是算卦的,特地前来会会刘半仙,不想这里竟然有贵人。”

  “哦!”竟然敢有人在半夜里来会刘夺云,袁世凯好奇道,“你有什么本事敢和他较量?”马如杰傲然道:“我自然也精通算术,尤其是测字。”

  “测字?”袁世凯也听说过这么一门算术,但从未试过,吩咐两个警卫给他松绑,道:“能否给我测个字。”马如杰活动一下被麻了的胳膊,道:“请写!”刘夺云本来想把这人抓起来,见袁世凯对他感了兴趣,自然不敢怠慢,连忙搬来一把椅子让马如杰坐下,又给袁世凯拿来笔墨。袁世凯稍一沉吟,提笔想写个的“皇”字,可又觉如此过于张扬,干脆笔头一转写了个“黄”字。他心中有鬼,仍怕这年轻人看出心事,又在加了个竹字头,成了一个“簧”字。马如杰瞄了一眼,问道:“你所问何事?”袁世凯说道:“问我的前程。”他心想:如果是个江湖骗子定然会说一些什么前途的话,这样的话应付别人可以,可我是当今总统,前途如何?你敢如此说,我就把你抓起来,治你的。

  这年轻人思虑一阵,认真地说道:“这簧字是个竹字头,竹子节节升高,也意味着您的是节节升高的,本是一帆风顺可是,这下面是个黄字,竹子一变黄就该死掉了,因此先生一定当心,当官当到一定阶段就该适可而止,千万不可再别的什么。”说到这里抬头看一眼袁世凯,似乎说笑一样道,“尤其是什么黄袍加身之类的事情,更是不要去做。”

  袁世凯大吃一惊,此人所言句句说到他的心里去了,他的的确是节节高升,这最后一句,要他提防不要想着黄袍加身之类的事情,这不明摆着告诉他不要去想当吗。他赶忙道:“我再测一个。”他也不怕身份了,挥笔写下一个“袁”字,道:“我测一下我近期做的一件大事情。”

  马如杰想了一阵,摇头道:“你看你写的这个字,是喜字的头,却是哀字的尾巴,估计你要办的这件事是以欢天喜地开头,却有着一个悲哀的结尾,不做也罢。”

  袁世凯气得脸色都白了,刘夺云趁机嚷道:“纯属一派胡言,这测字都是野狐禅,算得都不准。”马如杰却微微一笑道:“那用什么算得准?”刘夺云道:“你会解卦签吗?敢用卦签算卦吗?”马如杰笑道:“这有何难?就让我用你的卦签为这位先生算一卦吧?”刘夺云心想卦签是我的,你肯定说不过我,就让你算。想到这儿,就把卦签递给他,又对袁世凯道:“请您抽签再算一卦。”

  袁世凯听刘夺云说测字都不准,心头这才好受一点,当即道:“那就再测上一卦,你算算我这件大事如果成了,能保持多长时间。”他心里实际上想算算他这皇位能坐多久,伸手从卦签里抽出一张,打开卦上是一句话:“太公八十遇文王。”马如杰一看脸上露出一丝惊喜,道:“姜太公八十三岁才遇上了文王,从卦像上看您这事情只有八三之数啊?”

  袁世凯脸色都白了,问道:“是八十三年吗?”马如杰摇头,神秘地道:“不可泄露。”袁世凯颓然地坐在椅子上,马如杰似乎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起身道:“在下告辞了。”转身便走,两个警卫挥枪相拦,袁世凯对这年轻里已经有了钦佩,唯恐这马如杰,挥了挥手,让他走了。

  刘夺云顾不上去拦马如杰,只顾想着如何去劝袁世凯。他思索一阵,上前道:“不必信他,即便他说得对,我们也能破解。”

  刘夺云胸有成竹道:“他不是说于您不利吗?我们就不用,而用黑色如何?”袁世凯喜道:“倒也是个好办法。”忽然又想起这人说的八三之数,叹气道:“可事成又能如何?还不是只有八十三年?”刘夺云笑道:“您误会了,这卦上说太公八十遇文王,姜太公八十三岁辅佐文王,为周国打下八百年基业,何况您身边贤臣无数,定可递皇位于。”袁世凯大喜道:“还是你厉害啊。”忽然想起刚才马如杰不是要和刘夺云比赛吗,怎么不比就走了呢?命令士兵去寻他回来,但夜色苍茫,这马如杰早已没了踪影,袁世凯也就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后来袁世凯,一心要做,刘夺云的,登基大典时,不以为尊,而以黑色为尊,还梦想着能传递皇位到千秋万代呢,结果众叛亲离,他只当了八十三天,就下台,自己也郁郁而终。

  袁世凯死后,刘夺云在混不下去了,只好到南方去生活。这天,他走到武汉地界,在一家饭馆吃饭,忽觉对面一个人好生面熟,细细一想,这不是那个给袁世凯算过卦的马如杰吗?不过此时脱去了那身长衫,穿上一身中山装,很有几分英俊的学生气。刘夺云现在想想他当日所算之卦,真是处处,小小年纪如此造诣,不由对他十分。于是他前去,道:“你好啊!”马如杰稍一愣就认出他了,客气地请他坐下。刘夺云小心向他讨教算卦的本领,马如杰哈哈大笑道:“我哪里是个算卦的,坦率地说,我是跟随孙中山先生干的党,不过听说袁世凯要当,我恨他了人士,了孙中山先生,就想暗杀他。没想到技不如人,竟被他的警卫发现,情急之下,我把枪扔掉,被他们俘虏后,我故意说是算卦的,竟然成功。”

  党竟然算卦算得这么准,刘夺云还有些不,接着问道:“那您如何知道他这只当了八十三天,说得如此准?”

  “难道你没有听过他那句卦语吗?”马如杰大声道,“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说完,看一眼刘夺云又道,“你说袁世凯能不吗?”

  “哦!”竟然敢有人在半夜里来会刘夺云,袁世凯好奇道,“你有什么本事敢和他较量?”马如杰傲然道:“我自然也精通算术,尤其是测字。”

  “测字?”袁世凯也听说过这么一门算术,但从未试过,吩咐两个警卫给他松绑,道:“能否给我测个字。”马如杰活动一下被麻了的胳膊,道:“请写!”刘夺云本来想把这人抓起来,见袁世凯对他感了兴趣,自然不敢怠慢,连忙搬来一把椅子让马如杰坐下,又给袁世凯拿来笔墨。袁世凯稍一沉吟,提笔想写个的“皇”字,可又觉如此过于张扬,干脆笔头一转写了个“黄”字。他心中有鬼,仍怕这年轻人看出心事,又在加了个竹字头,成了一个“簧”字。马如杰瞄了一眼,问道:“你所问何事?”袁世凯说道:“问我的前程。”他心想:如果是个江湖骗子定然会说一些什么前途的话,这样的话应付别人可以,可我是当今总统,前途如何?你敢如此说,我就把你抓起来,治你的。

  这年轻人思虑一阵,认真地说道:“这簧字是个竹字头,竹子节节升高,也意味着您的是节节升高的,本是一帆风顺可是,这下面是个黄字,竹子一变黄就该死掉了,因此先生一定当心,当官当到一定阶段就该适可而止,千万不可再别的什么。”说到这里抬头看一眼袁世凯,似乎说笑一样道,“尤其是什么黄袍加身之类的事情,更是不要去做。”

  袁世凯大吃一惊,此人所言句句说到他的心里去了,他的的确是节节高升,这最后一句,要他提防不要想着黄袍加身之类的事情,这不明摆着告诉他不要去想当吗。他赶忙道:“我再测一个。”他也不怕身份了,挥笔写下一个“袁”字,道:“我测一下我近期做的一件大事情。”

  马如杰想了一阵,摇头道:“你看你写的这个字,是喜字的头,却是哀字的尾巴,估计你要办的这件事是以欢天喜地开头,却有着一个悲哀的结尾,不做也罢。”

  袁世凯气得脸色都白了,刘夺云趁机嚷道:“纯属一派胡言,这测字都是野狐禅,算得都不准。”马如杰却微微一笑道:“那用什么算得准?”刘夺云道:“你会解卦签吗?敢用卦签算卦吗?”马如杰笑道:“这有何难?就让我用你的卦签为这位先生算一卦吧?”刘夺云心想卦签是我的,你肯定说不过我,就让你算。想到这儿,就把卦签递给他,又对袁世凯道:“请您抽签再算一卦。”

  袁世凯听刘夺云说测字都不准,心头这才好受一点,当即道:“那就再测上一卦,你算算我这件大事如果成了,能保持多长时间。”他心里实际上想算算他这皇位能坐多久,伸手从卦签里抽出一张,打开卦上是一句话:“太公八十遇文王。”马如杰一看脸上露出一丝惊喜,道:“姜太公八十三岁才遇上了文王,从卦像上看您这事情只有八三之数啊?”

  袁世凯脸色都白了,问道:“是八十三年吗?”马如杰摇头,神秘地道:“不可泄露。”袁世凯颓然地坐在椅子上,马如杰似乎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起身道:“在下告辞了。”转身便走,两个警卫挥枪相拦,袁世凯对这年轻里已经有了钦佩,唯恐这马如杰,挥了挥手,让他走了。

  刘夺云顾不上去拦马如杰,只顾想着如何去劝袁世凯。他思索一阵,上前道:“不必信他,即便他说得对,我们也能破解。”

  刘夺云胸有成竹道:“他不是说于您不利吗?我们就不用,而用黑色如何?”袁世凯喜道:“倒也是个好办法。”忽然又想起这人说的八三之数,叹气道:“可事成又能如何?还不是只有八十三年?”刘夺云笑道:“您误会了,这卦上说太公八十遇文王,姜太公八十三岁辅佐文王,为周国打下八百年基业,何况您身边贤臣无数,定可递皇位于。”袁世凯大喜道:“还是你厉害啊。”忽然想起刚才马如杰不是要和刘夺云比赛吗,怎么不比就走了呢?命令士兵去寻他回来,但夜色苍茫,这马如杰早已没了踪影,袁世凯也就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后来袁世凯,一心要做,刘夺云的,登基大典时,不以为尊,而以黑色为尊,还梦想着能传递皇位到千秋万代呢,结果众叛亲离,他只当了八十三天,就下台,自己也郁郁而终。

  袁世凯死后,刘夺云在混不下去了,只好到南方去生活。这天,他走到武汉地界,在一家饭馆吃饭,忽觉对面一个人好生面熟,细细一想,这不是那个给袁世凯算过卦的马如杰吗?不过此时脱去了那身长衫,穿上一身中山装,很有几分英俊的学生气。刘夺云现在想想他当日所算之卦,真是处处,小小年纪如此造诣,不由对他十分。于是他前去,道:“你好啊!”马如杰稍一愣就认出他了,客气地请他坐下。刘夺云小心向他讨教算卦的本领,马如杰哈哈大笑道:“我哪里是个算卦的,坦率地说,我是跟随孙中山先生干的党,不过听说袁世凯要当,我恨他了人士,了孙中山先生,就想暗杀他没想到技不如人,竟被他的警卫发现,情急之下,我把枪扔掉,被他们俘虏后,我故意说是算卦的,竟然成功。”

  党竟然算卦算得这么准,刘夺云还有些不,接着问道:“那您如何知道他这只当了八十三天,说得如此准?”

  “难道你没有听过他那句卦语吗?”马如杰大声道,“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说完,看一眼刘夺云又道,“你说袁世凯能不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