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刘半仙哑迷报 > 内容

热门内容

滴天髓评注》中500例今析五十六

时间:2017-09-20 01:1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俺是南方人,祖居湖南的一个乡村,俺姓刘,有人说俺是刘伯温的第26代后人,还有人说俺是的真本家,俺没读多少书,搞不清具体情况,反正俺只管算命,不沾他们的光就是了。俺今年53岁了,13岁在村里的最高学府小学毕业,爹娘叫俺学一项手艺,在当时的农村,要吃快活饭就得学手艺。爷爷说:“还到那里去学手艺,跟我学算命得了”。就这样,我开始了自己的算命生涯。爷爷虽然只有一只眼晴,但走是没问题的,属盲派命师,在方圆几十里享有“刘半仙”、“独眼铁嘴”、“铁嘴神断”的美誉。

  甲子日元,生于季春,木有余气。坐下印绶,官星清透,且子辰拱印有情;更妙运走东北水木之地,名登甲榜。只嫌子未破印,仕未免有阻,老于教职。

  原注:至贵者莫如天也,得一以清,而位乎上,故膺一命之荣,莫不得清气。所以杂职或佐二首领等官,岂无一段清气?而与浊气者自别。然清浊之形影难解,不专是堸官印绶内有清浊,凡格局、气象、用神、合神,日主化气、从气、神气、精气,以序收藏发生意向,节度性情,理势源流,主从之间皆有之。生于皮面对其形影,得其形而遂可以寻其精髓,乃论大小尊卑。

  任氏曰:命者,天地阳阳之所钟也,清者贵也,浊者贱也。所以杂职佐二等官,亦膺一命之荣,虽非格正局清,真神得用,而气象格局之中,冲合理气之内,必有一点清气,虽清浊气之形影难辨,总不外处天清地浊之理。天干象天,地支象地。地支上升于天干者,轻清之气也;天干下降于地支者,重浊之气也。天干之气本清,不忌浊也;地支之气本浊,必要清也,此命理之贵乎变通也。天干浊,地支清者贵;地支浊,天干清者贱也。地支之气上升者影也,天干之气下降者形也,于升降形影,冲合制化中,分其清浊,究其轻重,论其尊卑可也。

  戊土生于寅月,木旺土虚,天干两壬克丙生寅,此天干之气浊,财星坏印,所以书香不继。喜寅能纳水生火,日主坐戌之燥土,使壬水不致冲奔,其清处在寅也。异出身,丙运升县令。

  甲木生于丑月,水生寒凝,本喜火以敌寒,更妙日时寅卯气旺,丁火旺秀,其清在火也。所嫌壬登透干,丁火发作国,难遂书香之志。然地支无水,干虽浊,支从午火留清。异出身,至戊午运,合癸制壬,升知县。

  丙火生于巳月,天地煞印留清,所嫌者丑时合去子水,则壬水失势,化助伤官则日元泄气,一点乙木,不能疏土。异出身,虽获盗有功,而上意不合,竟不能升。

  癸酉日元,生于戌月,地支官印相生,肖可知矣。所嫌者,天士内财得地,兼之乙木助火克金,所以书香难遂。喜秋金有气,异出身,至巳运逢财坏印,丁艰回籍。

  戊子日元,生于辰月午时,天干三戊,旺可知矣。甲木退气临绝,不但无用,反为混论,其精气在地运之申,泄其精英,惜春金不旺,幸子水冲午,润土养金,虽捐纳佐二,仁途顺遂。

  壬子日元,生于仲冬,天干又透庚癸,其势泛滥。甲木无佷,不能纳水;己火被众水所克,亦难作用,故屡次加捐,耗财不参得缺。虽时支戌,厎定汪洋,又有庚金之泄,兼之中运辛酉庚申,泄土生水,劫刃肆逞,以致有志难伸。

  任先师解说:甲子日元,生于季春,木有余气。坐下印绶,官星清透,且子辰拱印有情;更妙运走东北水木之地,名登甲榜。只嫌子未破印,仕未免有阻,老于教职。

  多亮分析:八字虽然财重官轻,但毕竟是财格生官,两点能成一线,格就可成。身弱必须要用印,可惜地支子水被众土克之,尤其是未土克害子水就很严重,财旺坏印无救,因此格局就破败。妙在一木水行运不错,能护印助起身旺,格局就可成,必能有所担当。

  “名登甲榜”者,以运推之,应该在甲子运才能有此特大喜好之事,前面三运都不能达到这种特大效果。“仕未免有阻,老于教职。”者,既是有运能成格局,但命局身弱印被克,气势毕竟太小,行运的作用就有限了。但尽管如此,这个命造,要是现在人,就是、北大的高材生,文凭能达到博士学位,最终能达到大学教授级别。

  总之,这个命造,以官权富贵论,一个大学教授,档次就太低,但若同普通的比,就已很了不起了。不过,这个八字,虽然格清用正,但财坏破印就是清中见浊,若顺行一火土运,就是贫苦的白丁一个,而且必是个短命鬼。

  任先师解说:戊土生于寅月,木旺土虚,天干两壬克丙生寅,此天干之气浊,财星坏印,所以书香不继。喜寅能纳水生火,日主坐戌之燥土,使壬水不致冲奔,其清处在寅也。异出身,丙运升县令。

  多亮分析:这例命造,八字戊戌日柱,支见两辰,时上有丙火印星,应该身就旺。虽然七杀有印化,财印两不碍,看似可成格局。可是,若是这样,就喜水木运了,应该不喜行火印运再助身。但在丙午运中“升县令”,在癸卯、甲辰、乙运反而学业无成,这就有些说不过去。根据命主的现实看,应该是喜火、忌水木运的。所以,多亮觉得是不是八字时辰有问题呢?

  若是乙卯时论,杀当令官透,官格官杀重,但官格有财生,可成格。行火印运化官生身,就能成格局。行癸卯、甲辰运,官杀太重无印,就学业无成,只能到衙门找点差事干。运到乙巳,地支见巳火印星,就能起作用,才干就能突显,被上级看重,渐渐就有官当了。当运到丙午,寅午戌印局化官杀十分有力,贵到县令之职就没问题。

  任先师解说:甲木生于丑月,水生寒凝,本喜火以敌寒,更妙日时寅卯气旺,丁火旺秀,其清在火也。所嫌壬癸透干,丁火发作国,难遂书香之志。然地支无水,干虽浊,支从午火留清。异出身,至戊午运,合癸制壬,升知县。

  多亮分析:丑月令,丑中本气己土不透、余气癸透,作印格论还是作财格论呢?关于这一点,以古格局,格神即是用神,就不好解决这个问题了。但以多亮命理论,格神与用神两分开论,就能化繁就简,不必纠缠在那难以扯清中去。首先看日主坐禄得时刃,身就旺,还有年月壬癸印生,身旺就十分肯定了。因此,可作印格身旺用财喜伤官泄秀论,也可作财格身旺用财喜伤官泄秀论。两种取格都没错,就作兼格论。但说到底,归根到底,命局还是喜火土,喜伤官泄秀生财,喜财星约制印星,就是最佳平衡。

  所以,丁火伤官得午禄有力,丑土财当令有力,地支木火土又能流通相生。因此,当财星透出的行运制约了印星,构成伤官生财,就可成格局。因此,戊午运就是最好的成格局行运,“升知县”就合命理。

  早年“难遂书香之志,异出身”者,这种格局,配合早年行运,天生就不是靠拿文凭发贵的命,而是一个靠实力、才干发贵的命。因此,这就不是个单一的清与浊的问题了,应该是个综合性命理。

  就这例八字,要论清浊,光凭任先师所说的命局地支之清还不够,假如这八字一水金运,就根本不可显贵。可见天干不清,地支并不能代替,只能到运中去其天干浊气,天地都清时才能发贵。所以,只论命局清浊不论行运是否能去浊就清,理论就不完整。

  任先师解说:丙火生于巳月,天地煞印留清,所嫌者丑时合去子水,则壬水失势,化助伤官则日元泄气,一点乙木,不能疏土。异出身,虽获盗有功,而上意不合,竟不能升。

  多亮分析:这一命例,在何运中“虽获盗有功,而上意不合,竟不能升。”的,任先师交代不清,就是其缺点。而且解说不确切,或者说有错误。

  丙火日主巳月,就是建禄格。建禄格,地支丑合子,合官留天干七杀则清。天干有七杀有伤官,伤官本来可制杀。杀坐库也有力,惜其月上乙木印星搅局坏事,因此就是败格。

  论其运,前两运程丙午、丁未,地支犯冲克害,因此就是差运,读书必无成就。戊申运,地支申子辰三合杀局,杀就太旺,妙在戊土食神能制杀,因此就是好运,必能在衙门混点差事,渐渐有小可当。但食伤混杂,加上印搅局,就是病,因此难有机会上升。

  己酉运,巳酉丑财局可生子水,七杀有力,伤官制杀也有力,就是好运,小职位就还能保持继续。但伤官制杀又有印搅局,加上地支官星无合,致使天干杀气不纯,因此就是其病。所以,虽然“虽获盗有功,而上意不合,竟不能升。”,估计就发生在这步运中。

  总之,这个八字坏就坏在了乙木印星,丑合子应该在个好组合。或者要有乙木,就不能见伤官,因为建禄有印,偏官也可用。所以,命局结构上存在的病端,运行的再好,也难彻底去其病、成其格局。因此,就不能拥有真正的富贵官权,只能当个小混日子了。

  任先师解说:癸酉日元,生于戌月,地支官印相生,肖可知矣。所嫌者,天干内正偏财得地,兼之乙木助火克金,所以书香难遂。喜秋金有气,异出身,至巳运逢财坏印,丁艰回籍。

  多亮分析:这例八字,戌当令,戌中本气戊土不透,但戌中余气丁透,丙火又坐戌库。所以,以《子平真诠》,当取官格;以透者可取论,是财格。到底取何格论断呢?多亮认为,地支戌酉相生,官格见印可成格;天干财见食神生,财格成。所以两种取格法,在这个八字中都可成立。但是,地支年月戌酉相生、日时巳酉半三合金局,地支官印相生印有力,天干财得食生财有力,看似天地两平衡象,格局似乎可成。然而,财占天不透官杀,就是克制地支印星象,两格最终却被财坏,就是其病。因此格局不能成。

  论行运,乙酉、甲申两运,地支印有力,天干食伤在生财,基本就是两敌消象,但火盖金印、财坏印,读书就难有所成。癸未、壬午两运,地支虽然助财,但壬癸水出天可约制财星(乙木食神死绝,不能化其劫比),劫比牵其火之头,就能救印,因此官格用印就可小成格局,必能有其小当。

  辛巳运,辛金印透,必被财克,地支两巳就变成了克酉金者。两格打架,财坏官格用印,整个格局就受损伤,必是官运到了尽头象,因此就得回家去了。

  任先师解说:戊子日元,生于辰月午时,天干三戊,旺可知矣。甲木退气临绝,不但无用,反为混论,其精气在地运之申,泄其精英,惜春金不旺,幸子水冲午,润土养金,虽捐纳佐二,顺遂。

  多亮分析:这一例命造,任先师解说至理。月比戊土两透时见刃、身就强旺,本可驾杀。但甲木无力,妙在年支申金食神能去杀泄秀。申子辰水局,又可构成食神生财冲制刃午。因此格局就有欲成象。但前三运巳能合申、午能冲子、未能克害子水,就是一般运,因此学业无成。但财虽被冲克害,食神毕竟能泄身救财,所以家境就不差。

  壬申、癸酉运,食伤生财有力、有情,就是成格局大好运。所以,家富就可通过“捐纳”出钱买官,得其“佐二”之职,就能随遂到甲戌运退休。

  总之,这八字甲木七杀透,天生就有着想当官的,既就是不喜欢读书,但富有了,不当官心就不甘。因此,一但有机会,就会采取买官措施,过过官瘾。假如一甲换成庚金,就是个读书能成科甲,又能当官的贵命;假如一甲换成壬水,就直截是富命了,一点当官的都会无。可见,关键处一字之差,区别就很大,根本不可小觑。

  任先师解说:壬子日元,生于仲冬,天干又透庚癸,其势泛滥。甲木无佷,不能纳水;己火被众水所克,亦难作用,故屡次加捐,耗财不参得缺。虽时支戌,抵定汪洋,又有庚金之泄,兼之中运辛酉庚申,泄土生水,劫刃肆逞,以致有志难伸。

  多亮分析:这一例造,任先师解说精当。阳刃格,身强旺。若用食神泄秀,甲木无力,难以纳水泄秀,还有印星庚金坏甲;若用财,巳火无木救,就被子水克;用官杀制劫刃,巳被克、戌土被庚金印星泄之、土被水流。总之,所喜之神既零散又无力,又行四步水金旺身运,在,因此虽不破格,但也就难成格局。所以,家境虽然不差,但尽有的钱,“屡次加捐”,可最终“耗财不参得缺”,落个财官两空,就是其命了。

相关推荐